话说出来沈约也是一愣,她本想说的是,“回来吃饭”或者“你可以留下”。但到了嘴边,却变成了,滚回来。

    是她平时和沈以清说话才会用的语气。

    她不会和初辞这么说话的。沈约忽觉得有些尴尬,头很快地低了下来,手握在一起搓了两下,像是什么没发生一样地转身。

    懊恼从心底攀升,很快就占据了大半的头脑。

    她飞快地拿起手机,继续和青鹤的聊天,尽力忽视身后那个像小狗一样跑过来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留下我。”初辞没再亲近她,笑眯眯地同她道谢,就跑去搬自己的行李。

    阿姨布菜结束就离开了,初辞拖着行李箱上楼,沈约告诉她空的房间随便选,房间一直有人打扫,都可以直接入住。

    沈约刚喝了口汤,看到青鹤发过来的消息,她险些呛到。

    秘书姐姐:【她上午应该是在对着你的视频zIwEi。】

    作为沈以清最贴身的秘书,青鹤不仅担着一些秘书的工作,还会照顾沈以清和沈约的日常生活,也算是二人的管家了。

    那天圣诞节,沈约拉着沈以清去酒吧,她原本是想和同学一起。但想到沈以清一定会闹她,就拒了同学的约,和沈以清两人来到了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里面热闹非凡,沈约四处打量着,放松神经。

    好漂亮的alpha,眼神扫过一处,她不由自主地停下。在人少的角落,一个穿着工作服的nValpha被围住,上了年纪的Omega找各种机会对年轻的alpha下手,最过火的一次把手伸进了alpha的K子里。

    沈约挑眉,nValpha看起来是混血,五官很东方化,但每一处又有独特的日耳曼人特点,那一头金发也很是闪亮。

    她身材修长,紧身的上衣g勒出流畅的腰线,漂亮,但充满了alpha的凌厉。

    面对着老nV人有意的侵犯,nValpha面上没有任何反应,依旧专心于手上的工作。

    小口品尝了酒,沈约依旧专注地看着那边,她没什么酒量,喝不了太多。沈约长时间的关注也引起了沈以清的注意,她也偏头,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位,你认识么?”

    沈约歪着头,示意她看那边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沈以清看到了对着alpha上下其手的nV人,她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心中有数,沈约不再看她们,开始和沈以清闲聊。聊她的学业,听沈以清讲工作,就是互相听不太懂的状态。

    沈约也分了一丝注意在漂亮的nValpha上,在看到她被几人带走后,跟沈以清也离开了酒吧。

    “姨姨,帮她一下。”这个时代,有钱有势的Omega肆意玩弄alpha也是常事,alpha大多心高气傲,年轻nV人明显不愿被触碰,但被这么玩弄却不反抗,沈约能看得出来nV人应该是为了钱。她需要这份工作,但不想成为Omega的玩物。

    “怎么,长得太好看,你看上她啦?”沈以清搂着沈约走,贴的很近,她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