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记忆中总是笑得很甜的人现在面无表情,十分地严肃。压迫感好重,沈以清越来越不想抬头,她不想面对沈以若的指责。

    “她才18岁,你怎么能那么对她!沈以清你真的是个疯子,无可救药!”

    “你是她姨姨,是长辈,你再怎么缺人ShAnG也不应该对她下手。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?你说你会好好照顾她,让她平安长大,现在呢,你是毁掉她的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她毁了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沈以清习惯地想要反驳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的姐姐,真的是最让我后悔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沈以清做了几天的噩梦,梦中的妹妹无一不对她大声控诉,这大概就是做了亏心事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她在家躲着的几天,沈约在住院,她本想尽早出院,却被强制地多住几天,她其实有点急于见到沈以清,想试探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自从住院后她再没见过沈以清,这是不敢见自己了?

    沈约觉得她的猜想是正确的,她出院回家的几天后,沈以清都没再回过家。这是什么意思,从此以后撒手不管了?她问苏姨,问管家叔叔,他们表示更不清楚沈以清的行程。

    管家叔叔说她有急事可以去公司找人,沈约拒了。

    出院的第十天,沈约每天都在算着日子,最近她的生活节奏很慢,悠闲惬意。

    对于沈以清,她想了两种方案。若是沈以清彻底地对她放手,不再g扰她的生活,她也可以放下过去的一切,选择新的开始。她迟早会抓住nV人的把柄,还自己一个公道。若沈以清还要纠缠,那就先留在她身边,她会给沈以清多带来一些生活的“乐趣”。

    一天夜里,沈约被手机的消息音吵醒,她看了时间,凌晨一点。她坐起来靠着床头醒神,突然间她的门推开了,走进来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她眯起眼,这个家里就这么几个人,半夜私闯她房间的,除了沈以清,不会是别人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痛偷偷的来g嘛?

    沈以清越靠越近,突然,她停住了脚步。她看到自己醒着了,沈约想,她怕这人转身就走,急忙开口道:“沈以清,为什么躲着不见我?”

    她开了床头灯,掀开被子跑下床,一把抱住了沈以清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她把头靠在沈以清怀中,声音中带了几分颤抖与呜咽,“我特别害怕,你不会再来看我了……姨姨不要我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是我对不起你,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沈约抬起头,伸手抵住了她的嘴,哀求道:“这件事情别再说了,我不怪你,就当我们都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继续原来的生活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约的眼中带着水汽,在暖hsE的灯光照影下,这一双带着泪的眼眸重重地刻在了沈以清心窝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以清还是忍不住地伸手搂住了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