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……”沈以清没拒绝,给秘书发了消息后走进休息室。

    听着沈约的JIa0YIn声,她脑中闪过昨日通过监控看到的视频。沈约那里还是白天,开始是在沙发,她看到沈约对着那个nV孩撒娇,百般g引,更是强y地要吞吃对方的X器。

    十分激烈,最后沈约被压在窗上后入,她看不清沈约的脸,只能听到声音。

    入耳是一声声LanGJiao。她怎么能如此放浪形骸,竟还是同别人。沈以清将保存的视频都打包塞进了准备发给初正真的邮件中,等她将沈约带回来,这份邮件就会发给初正真。

    想回国工作吗?可是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,在她身边两个人一起好好生活不好吗?为什么要和初辞做!

    沈约,我那么Ai你……

    两根细长的手指被纳入T内,沈约先是放慢速度,温和地摩擦着x道内壁。屋子很暗,只有床头开了夜灯,沈约将手机放好,看到沈以清已经将裙子撩起,露出还未兴奋的ROuBanG。

    听了沈约几声喘息,小东西立马兴奋地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gUit0u差点直接怼上镜头,沈约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,对着内里的敏感点用力。

    “哈啊,姨姨m0m0我,下面也想要……嗯,想要姨姨cHa进来。”

    尽管脑中想着很多事情,但沈以清还是顺从的m0上自己的X器,“把手机对着你的Sa0xuE,让我看看你是怎么cHa自己的,嗯?”

    沈约照做,她还将手指cH0U了出来,对着镜头晃了晃,手指上的水Ye被夜灯照的格外清晰。掰开腿,沈约双指放在x口,尝试着撑开。

    沈以清觉得她看清了内里正在收缩的粉r0U。

    “姨姨看清了么,快cHa进来……啊,好舒服……”沈约眯上眼,手指快速地cH0U动。

    沈以清撸动的速度也变快,还没一会,她就觉得快感猛的上涌,她直接S了。屏幕上染了不少白sE浊Ye,沈以清重重喘了两声,她听着手机那头的声音,好在沈约也去的快。

    哼哼唧唧地ga0cHa0了,擦擦手,沈约捞起手机,用ga0cHa0后软软的嗓子喊沈以清。

    沈以清擦掉屏幕上的JiNgYe,问道: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

    “嗯,突然回来,没有你在身边有些睡不好,姨姨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想我啊,那我订明天的机票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呀~”

    又安慰亲近了几句,沈以清挂掉电话,皱眉看了眼早早SJiNg并已经软了下去的ROuBanG,脱掉裙子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在想什么呢沈约,想不到我会在家里装满监控,时刻盯着吧。为什么要背叛我,和那个男人的孩子在一起za。初正真,简直就是她这辈子的魔咒。

    在这段畸形关系中,后期的胜者一直是沈约,因为直到现在沈以清心中沈约还是一个无知的小孩,并且很Ai她。她伪装的太好,又太会拿捏沈以清的心了。

    她会赢到最后的。

    沈约洗澡的时候,外面的手机忽然响起,沈约反应了一秒,想到这是她给青鹤存的铃声。只不过对方从未打过电话,有些不熟悉了。打电话来,应该是有急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