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约觉得她好SaO。

    她双腿缠在自己妹妹腰间,极度地渴望着亲妹妹的JiNgYe。

    是啊,她就是这样一个和妹妹1uaNlUn的恶人。初辞如她愿地将JiNgYe灌了个满,她去看沈约,才发现怀中的姐姐在落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并不是因为xa而落泪,初辞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沈约没说话,没得到回应,初辞只是沉默地抱着她。ROuBanG因为刚S过,还在对方T内软着,二人姿势紧密,没掉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以清桌边还放着她吃了一半的早餐,她双目通红,Si盯着监控下相拥的二人。

    那个小alpha,快滚开,快滚开!!!

    沈以清气得手抖,她很想手边抓着点什么东西,将面前的显示屏砸烂。但她停下了,她停掉监控,找到刚刚的录像,角度有限,只是对着床。

    开始的画面中并没有人,沈以清打开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中午没吃饭,可以吃姐姐的N吗?”

    少nV清亮的嗓音顿时响在空荡的办公室中,沈以清紧咬着唇,再也忍不住地解开了K子,将那根y得发疼的ROuBanG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沈约娇软的SHeNY1N,她最熟悉这个声音了,在前戏开始时……

    沈以清眼神逐渐迷离。

    沈宅

    沈约想看看监控,但是被初辞抱着,挡着视线,她就也不愿动弹了。心中悲戚的情绪缓解后,她戳了戳初辞的x口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,当着初辞的面矫情了一回。突然离开多年的梦魇,沈约察觉到了自己JiNg神状态并不好,这几日几乎日日做噩梦。

    那些混乱又不堪的过去,再次在她脑海中上演。她真的恨,数次她在沈以清怀中醒来,她多想不顾一切地杀了那个人。但是不行,沈以清Si了,自己这辈子也毁了。

    但沈以清必须落在她手里,待对方回国,她会亲自送上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“不做了。”沈约还在等着初辞在她T内y起来,却等来了少nV面容沉静地将腺T拔了出来,两人的距离也被拉开。

    接收到姐姐不解的目光,初辞:“你都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被你C得太爽了。”沈约以为她哭了让初辞觉得没自信,伸手在她毛茸茸的发顶处m0了两下。

    手还没有收回来,她整个人就被b她高不少的少nV整个抱住。

    她听见少nV呢喃地叫着姐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