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的错事可以被轻易地原谅吗?沈以清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啊?

    看着沈以清不像说瞎话的表情,沈约开始怀疑她到底是怎么管理好那么大的一个企业的。

    别人会不会原谅沈约不清楚,在她这,只有三个字,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沈以清这个样子,尽管表面上一切正常,但她会觉得更加的危险。沈约在脑迅速地思考她应该说点什么,她们两个大概有五厘米多的身高差,她整个人都处于沈以清的Y影下,因此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沈以清的情绪。

    nV人只是在安静地等着她说话,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泄露。

    “那,你和我道歉吧。”沈约小声说道,她拿不准沈以清到底要做什么,只能先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讲完后,沈以清握住了沈约的手,双眸中透着温情,“还需要我做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道歉就可以了,但是你说的我可能暂时还做不到。两年前的事情对我伤害很大,就目前而言,我还没有办法和你进行一些……正常的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之前都是我的错,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。”得到如此答复,沈以清似乎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诶,怎么好好的上着学还要休学了,不过你这个成绩上不上学也无所谓了,在家里也记得不要荒废学习。”星期一沈约到学校办理休学时,她的班主任看着她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,我会的。”沈以清提出来让她休学时,她倒是没什么意见,剩下的时间不在学校倒是更适合她g一些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约走出办公室后,看到不远处的同桌二人拿着帮她收拾好了物品,在前方等着她。她刚要走过去,背后有声音把她叫住。

    “沈约!”

    是舒越,站在她身后的楼梯拐角处。整个人刚好被Y影笼罩着。

    沈约向后面的二人摆摆手,二人意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能力不够。”对方上来这么一句话,倒是将沈约说愣住了,她本以为舒越会问她一些有关沈以清和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怪自己没有救下我吗?

    其实沈约有一些不敢面对舒越,她怕面对这位朋友的目光的质问。不过什么都不问,这才是舒越吧。

    面前的alpha情绪低落,沈约也有一些无措,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alpha。她试探地说道,“没关系,拥抱一下吗?事情都过去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舒越后退了一步,“不了。听说你准备休学了,祝你未来生活顺利。”片刻后,她似乎很犹豫,“如果需要帮忙的话,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班长,也祝你未来一路顺风啦。”

    nV孩身上淡淡的N香味儿永远停在了前方的不远处。直到沈约的身影消失在了目光中,舒越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后来据同桌说,舒越在高二结束后没再去过学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