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想要你,宝宝,和我在一起好不好。”nV人低头用低柔的语调说着极其离谱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1uaNlUn!”沈约高声喊道:“你放开我,放开!”

    她奋力挣扎,却被攥得更紧。沈以清没理她,她那点力气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来,她伸手撩开沈约的小睡裙,直接扯下了她纯白sE的内K,毫无阻隔地m0上了幼小的r0U缝。那里还没有发育完全,粉nEnGnEnG怯生生的,在她的手下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求你了姨姨,别这样。”身下脆弱的地方被nV人掌握,沈约止不住地颤抖,她小声地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呀,宝宝,你是我的。”沈以清抚m0着她的脸安慰她,她也并没有管她这番举动是否安慰到了nV孩,她只在自顾自地表现她的Ai怜。

    m0了两下nV孩的y,沈以清伸出一根手指,直挺挺地cHa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好痛。”nV孩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sE,未经人事的地方被强行破开,直接把她的眼泪b了出来,即使是一根细细的手指,也让她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手上的g涩让沈以清顿住了,少nV的xia0x里又紧又热,但是没有任何润滑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放松点,我动不了了。”她盯着nV孩脸上的泪,开口道。沈以清心里没有任何的怜惜,如果是若若的话,她一定不会这样。但是她不是若若,她是若若留下的债,既然是债,那怎么对待也无所谓了吧。

    沈以清没管nV孩的反应,一根手指自顾自地cH0U动起来,g涩无b,她只能加大了力度。

    沈约已经痛得发不出来声音,她瞪大了眼睛,SiSi地盯着天花板的灯。那白光闪耀着,她觉得她好像已经Si去。实在觉得cH0U动费力,沈以清开始r0Un1E她小小的Y蒂,异样的感觉把她拉回现实,g涩已久的身T也开始分泌了少量的YeT。

    沈约突然庆幸自己的身T还算敏感,不然她可能会被沈以清cHa得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感受到x里逐渐Sh滑了起来,沈以清又顶弄了几下,g出了更多的春水。她把沾满mIyE的手指cH0U了出来,撩开自己的裙子,把手上沾染的TYe涂到了还未y起来的腺T上,又把沈约的手拉了过来,在腺T上上下撸动。

    nV孩细nEnG的小手包裹着nV人的腺T,她并没有全部握住,面前这位alpha的腺T高于了人均长度很多。撸动了几下,ROuBanG已经半y了起来,她放开nV孩的手,扶着ROuBanG蹭上了nV孩的y。

    nV孩幼小的下T和粗大的腺T,鲜明的对b落在了沈以清眼里,她眼中的兴奋逐渐燃烧。她快速地挺腰,一下一下地撞击在nV孩脆弱的sIChu。

    T内的异物离去,疼痛逐渐褪去。gUit0u偶尔蹭过Y蒂,也会带来几丝短暂的快感。沈约把自己的SHeNY1N堵在了口中,她一点都不想叫出来。

    gUit0u几次都要蹭进来,沈约怕极了,她完全可以想象,那么粗大的东西进入她身T会有多痛。

    nV孩的水Ye并不少,沈以清几次蹭过x口,滑nEnG的触感已经让她彻底兴奋。扶着已经全部y起来的ROuBanG,对准nV孩的x口。她一寸一寸地向里面挤,太紧了,不仅动弹不得,还夹得她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沈以清皱眉,还是太勉强了吗。她没有管X器的紧绷,俯下身hAnzHUnV孩刚刚发育的rUjiaNg,同时双手在沈约的身上肆意的抚m0,寻找着她的敏感点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下那处没那么紧绷了,她开始cH0U动起来。沈约在她手中像是破烂的娃娃一样,承受这一次又一次凶猛的占有,她不像omega那样对x1Ngsh1有高度的接受能力,对她来说只是痛苦居多。

    她是生生被做晕过去的,在意识消散前,她无助地喊了一声,妈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约醒来的时候,她觉得她的身T像是被拆卸过一样,尤其是腿间,疼得厉害。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T,x前多了很多的咬痕,她记得坐到后面,沈以清像疯狗一样对她又啃又咬。

    一种强烈的无助感包围了沈约,从小就不待见她的姨姨在昨晚强J了她,还是以那么粗暴的方式。强J,1uaNlUn,几个大字砸在了她疲惫不堪的身T上。

    报警吗,她虽然还小,但是很清楚沈家和沈以清的能力,更何况沈以清是她唯一的法定监护人,这条路是行不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