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约被按在了桌子上,刚刚她一时激动,说出了刺激沈以清的话。沈以清恶狠狠地说了句:“是吗?可是你逃不掉。”说着就去拉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个随时随地发情的禽兽。

    有着初生omega信息素的x1引,沈以清y的很快,她同样去释放信息素g引面前的小omega。

    浓郁的海棠花香倾洒出来,这是沈约第一次闻到沈以清的信息素。都说信息素是人最深层面的反应,当沈约被清新的海棠香包围时,她只想说那都是谬论。沈以清这个人和海棠花半点边也不沾。

    “不要跑,小约。这种话别让我说第三遍。”沈以清用力掐着沈约腰间的软r0U,将y着的腺T直接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以清只是在宣泄自己的yUwaNg,丝毫没有把身下的孩子当作人来看,她不管Omega的甬道内是否足够Sh润,一味地ch0UcHaa。

    “沈以清,你对外甥nV都下得去手,你就是个变态。”下T的疼痛难忍,本是十分脆弱的地方如今被nV人粗暴地对待着,沈约忍着疼,痛斥着在她身上为非作歹的nV人。一想到作为姐姐的沈以清惦记了她的亲妹妹——她妈妈那么久,她就觉得恶心,她也替妈妈恶心。

    “那看来妈妈她真的是做了对的选择,没有被你这种人指染……唔。”那只手已经掐住了沈约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看着沈以清血红的眼眸,还有毫不隐藏的,杀意。沈约心中冷笑,她是真想杀了我,不过这样也好,毕竟不是我,妈妈又怎么会Si。

    沈约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,而她x中的X器还在用力的进出,“咳咳……咳。”

    她疑惑地睁眼,看到了沈以清把手收了回去。沈以清眼中的恨意不减,但多了些许的疯狂,“都是你的错,沈约,你一出现,一切都变了。”

    她能听得到nV人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可以一直做一个姐姐的,她和别人相Ai也没有关系,起码我还可以看到她,关心她,可是她现在Si了!”

    沈约感觉有泪滴在她的脸上,“可那并不是你强迫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不重要,你最好还是不要想这么多,你出生后,从你那个废物父亲不要你开始,你就属于我。你这辈子也只能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沈以清像是要证明她拥有着沈约,她伸手m0向沈约的小腹,那里被她的X器顶出了形状,“你看,无论你多么抗拒多么不想,你还是要被我c。”

    “沈约,这就是命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做了多久,SJiNg的yUwaNg开始高涨,沈以清把X器cH0U了出来,全部S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到后期沈约已经无力去动作,她甚至喊叫不出来了,只能在一次次受不住的ga0cHa0中达到崩溃。沈以清没有再管她,理好自己的衣服就上楼了,沈约觉得她现在已经在餐桌上化成了一摊水,她强撑着起身,把沈以清和自己的TYe简单的手势了一下便也回了卧室。她可不想过段时间被家里的阿姨发现。

    早餐本就没怎么吃,又承受了沈以清JiNg神上和身T上的折磨,从浴室走出来的沈约觉得自己步子虚虚的,她快走两步ShAnG。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后,她清晰地闻到了狭小的空间中满是海棠花的香气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现在根本无法思考,在这满是沈以清气味的地方。沈约忍着不适,起身走到窗边坐下,外面吹进来的微风让她的头脑略微地清醒了一下。今天发生的一切无疑是噩梦重演,沈约突然很想哭,同时一GU怨恨涌上心头。她从前虽然对素未谋面的父亲没什么感情,但是也没有恨意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当初丢下我不管,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。尽管生活可能会过得苦一点,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在15岁的时候被姨姨强J,她或许,也会拥有正常nV孩的生活吧。

    沈约苦笑一声,抹掉了流到脸颊上的眼泪。父亲啊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你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吹了会风,她实在觉得累,又躺回了床上。沈约觉得自己这种X格是真的好,不会像别人那样寻Si觅活、失去生活的希望。因为这本身并不是她的过错,她必须好好活着。首先就是要坚持到18岁,到那时候,她一定要彻彻底底的摆脱沈以清。

    沈约就这样睡到了下午,她的分化假期也只有两天而已,适应两天新的身份后,明天她就应该正常去上学了。她身上早已经没有了沈以清的味道,沈约满意地点了点头,打算下楼给自己煮点面吃,她实在是太饿了。